等到贰零〇零

【候车】
20170823,用手机拍的丁同学

       今天清晨前,我做梦了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【梦见了一个废弃的滑雪场,是没有游乐设施的游乐场地。
          “ 这里大概是公共的天堂吧。”我在梦的边缘想着:“可是这里投射着我的种种遗憾和悔恨,从正面我体验着我本可以经历的美好,从反面别人的目光或语言依旧保持为批判我错误的语气。”】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于是,久违地哭醒了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啊啊,另外,公共天堂里人蛮多的,毕竟人们一起很难找到私人的角落,而这团聚没有永久游荡恐怖

“李曼华拍摄的这家民办养老院已经坚持了11年,院长说‘日子太难过了。’ ”
-《生如逆旅》
Except death,who can take us ?

小屁股小腰身

别人家的宠物:

 跑步快不快不重要,重要的是姿势!!!

转载自:animals_video

人说出永远一词的时候心里那灰蒙蒙的咯噔声